流时残木

如同任何一部庸俗的悲剧,我死在深渊的黎明。

最近没动力写魄,中国新说唱真好看。ICE冲鸭!!!!!!(新墙头)

活着。

残留口红印的咖啡杯,微凉的拿铁,八月的风。她的蓝色指甲油,窗户玻璃上的模糊光影,唇齿相依的滋味。树影婆娑,百合香水的味道在弥漫,黑色高跟鞋。

依赖着她的痕迹证明存在,所谓他活着。

哈喽,你能看见我吗?

哈喽!给fo我的靓哥美女一个小提示,我是个爬墙频繁的人。

最近栽在明侦,是个实打实的鬼吹。魄魏都很喜欢,我上升真人,希望甜酒他们真的能在一起吧。

我就是个瞎鸡儿写东西的,恋爱脑膨胀。是甜先生的cp女友粉(?),cp脑>女友脑。

脑洞很大,但是容易三分钟热度。写东西首先是给自己看的,别人的评价都是次要的,我高兴最大嘛。

*特别喜欢骨科。喜欢有遗憾的爱情,不会写小甜饼,真的好难(其实是个糖分狂热爱好者)。

侦探,需要帮忙吗?(上)

*双侦探,已交往设定。


白侦探已经连续好几天没有见到她了。


最近MG侦探社接到了好几个大委托,所有人都忙不过来,鬼侦探更是忙得没影。委托人点名要求鬼侦探去帮忙调查一桩命案,据何侦探透露,此案关乎当红男团,所以鬼侦探小姐需要在那边逗留两天。


白侦探有点不习惯。侦探社里没有鬼侦探崩溃抓狂的尖叫和元气十足的吐槽,空气安静得不行,竟然好像缺了点什么。欧侦探和撒侦探也外出调查了,而交给他的委托也是一些十分无趣的调查,什么“甄院长夫人是否出轨”、“张代表近一个月的行程”之类的。


白侦探长叹一口气,捧着热茶倚在窗边沉思,窗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初春的...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自暴自弃地抓了抓乱七八糟的刘海,眼神向着鬼乘务长那边飘。

“你完了,白敬亭。你栽了。”

空少骨科。

*S1E02衍生,隐晦骨科。


一天有二十四小时,而人的一生有无数个二十四小时。


直到甄副机长出事之前,白空少和鬼乘务已经共同度过了前半人生的大部分二十四小时。此刻也是一样,他俩并肩坐在一起,休息室里的气氛有些许凝重。


撒侦探正逐个询问他们的时间。白空少虽然已经做好了被姐姐用眼神杀死的准备,但是临到何见习开口阐述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咳一声作为挣扎。何见习侧过头看他一眼,好像在说我也是迫于无奈,白空少只好认命地叹口气,稍稍偏头瞄一眼身边的乘务长。她的视线紧紧追随,虽然是指责意味浓重的注视,却炽热得让他忍不住耳根发烫。


她微微嘟嘴,眼神锁定...

为什么要写东西,是真人cp不好吃还是鬼鬼不够甜?

一个武云试水段子。

都道江南好风光。是淫雨霏霏,十里杏花香过渡口。


江湖乱势已成定局,各派纷纷派弟子出世磨炼,也好稍定几分风云。云梦掌门便也发了话,教适龄弟子们入世好好历练一番。江暮武功虽未大成,却也懂了几分精髓,行前柳师姐好生嘱咐她莫忘医心,不可贪图江南风光。


车夫大哥载一众姑娘直达江南,勒马只见芳菲满林,桃红软瓣翻飞,打着旋儿吻过她侧颊。她向来是个贪玩的,自胡乱应下后便忘了,翻身下车后便向车夫行一礼,忙使轻功一跃远飞去了。怎知江南脾气奇怪,半途便遇细雨飘飘,微寒入骨。江暮只好止了功力,瞧着无人之处屏气纵身一跃,谁知稳稳当当地坐上了树干。


......好生狼...

道长,你且瞧这江南春山风光好得紧呐!

“……嗯。”

愿君明日归去,可莫忘江南风月、…与我呀。倘若负伤,切莫学那笨和尚……定要来云梦寻我,万万拖不得。

………………理想武云(。)

一个ALL蝉脑洞。

我想写ALL蝉。

论坛体,娱乐圈AU的那种。云蝉和白蝉主打,信蝉+约蝉+吕蝉。

我蝉大花旦。上一年没怎么跑通告,花了大半年拍了一部电影《渡鹤吟》。

李白是作家,帮蝉妹写过两次剧本。第二次的《渡鹤吟》我白哥因为有个主要角色始终挑不到适合的人,就自己上了。

赵云是用一部电视剧带火了蝉妹的那个人,也是大众心里的官配。赵云在貂蝉之前已经比较有名气,后来和蝉妹拍了《归途》。里面子龙演的主角是乱世将军,我蝉演的是痴情却又绝望的舞姬。

子龙在戏里的经典台词——“国为大,故小儿女情长。”

韩信和蝉妹是同期。原本同一个经纪公司,两个人在抢金牌经纪人蓝申。后来韩信跳槽,跟了另一个有名经纪人红琳。用李白...

1 / 9

© 流时残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