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时残木

醉红叶,遮风避月。

沉迷天刀。最近可能会产点东西,过完剧情给我的冲击真的有点大。

道长,你且瞧这江南春山风光好得紧呐!

“……嗯。”

愿君明日归去,可莫忘江南风月、…与我呀。倘若负伤,切莫学那笨和尚……定要来云梦寻我,万万拖不得。

………………理想武云(。)

一个ALL蝉脑洞。

我想写ALL蝉。

论坛体,娱乐圈AU的那种。云蝉和白蝉主打,信蝉+约蝉+吕蝉。

我蝉大花旦。上一年没怎么跑通告,花了大半年拍了一部电影《渡鹤吟》。

李白是作家,帮蝉妹写过两次剧本。第二次的《渡鹤吟》我白哥因为有个主要角色始终挑不到适合的人,就自己上了。

赵云是用一部电视剧带火了蝉妹的那个人,也是大众心里的官配。赵云在貂蝉之前已经比较有名气,后来和蝉妹拍了《归途》。里面子龙演的主角是乱世将军,我蝉演的是痴情却又绝望的舞姬。

子龙在戏里的经典台词——“国为大,故小儿女情长。”

韩信和蝉妹是同期。原本同一个经纪公司,两个人在抢金牌经纪人蓝申。后来韩信跳槽,跟了另一个有名经纪人红琳。用李白...

可爱到窒息啊……、这两个人。

SPICE!

大概是个坑。源自曲-SPICE!

  铃从梦中醒来是中午十二点整。

  她犹记得自己似乎做了个不太美好的梦。头痛得仿佛昨夜宿醉,可是她从未喝过任何酒。铃略摇摇头将莫名的疲倦感用力甩开,直起身子摸过手机阅读恋人发来的简讯。

  今天是休息日,也是约会的日子。铃略微扫过手机上寥寥几字,确定没有做出迟到行为后放心地起床洗漱打扮。她赤裸着脚踝迈出房门路过他的房间,多年相处的直觉让她侧眸一望便知道昨夜他又没有回来。

  沉默几秒之后她收回了视线,哼着轻快的广告短曲考虑着今日的约会装束。

-

  连从梦中醒来是凌晨四点整。

  尖锐...

一个成心的夏日祭。

  夏夜总是炽热且热闹的。

  成步堂刚踏下地面走出车站的时候,就在一片拥涌人潮之中望见了她的身影。他迈开步子向着车站口飞速走去,而后在靠近她的时候伸出手掌轻拍似在出神的她。

  “不好意思,迟到了。不过,案件已经解决了。”

  少女像是被吓了一大跳般地颤抖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他所说的是什么。她冲着他露出如同平常的笑容,微敛着的眼眸中闪烁着仿若星辰一般的光芒。喜悦之情随着她唇角的微扬而被夜风渲扬开来,最后在人群的涌动之中敲进他的心脏。

  “成步堂先生辛苦了!那我们赶快出发吧!!”

  他听到了。

  ——那大概...

码一个あんず中心的曲梗。



   ——曾经一度认为自己是无心的。

   爱情和爱憎的界限模糊不清,关于恋爱的了解仅限于来自文献和证言的结论。

   「恋爱是流线型的。」

   超越友情的关系论?无法分辨。
   比起这些让人头昏脑涨的关系,不如投入工作更为简单。

    ……终于,终于能够明白了——关于以心为名的未知器官的机能。

    在遇见那个人之后。

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便是梦想所闪耀着的那道光。

乙女向//一个还没有写完的段子.

インタビュア

开学周弧所以放点什么刷一把存在Zzz...以前和一位小可爱聊过的段子。呃啊,有机会大概会写出来的吧。

↓↓↓↓↓

   春日的街道弥漫着温柔而湿润的气息。淡粉的柔软花瓣尖儿仍挽着些许剔透的水色,阴沉残云在缠绵的暖风之中起伏着远去了。御剑晃抬起眼眸将正前方行走着的身影细细地纳入眼底。被温和暖风撩起的蛋黄色蕾丝裙角,被初现的明亮阳光涤为淡巧克力色的微翘发尾和没有涂过指甲油的圆滑指甲。

   这是他的制作人,第一次让他泛起难以言喻的感受的女性。
   该怎么说…?那种意外有点成熟的安心感让他感觉很有意思,心口禁不住...

  “您的好友[流木]已上线。”

   浓云暗色低沉悬于头顶,凛冽寒风略过身侧引得袖袍翻卷。枯木枝头透亮水珠微凝折出刺眼冷光,湿意顺沿发丝淌落侧颊刺醒神经。探手覆上腰间银剑,眉线轻挑眸中暖光飘摇割裂一角阴霾。

   寒气凝霜似是彼时深冬,唇线微抿略勾燃起滔天战意。指节微曲握紧手中长剑,嗜战之心猛然鼓动敲响长钟。

   “可是要我再教你一番?”

   “剑客之心,不可亵渎!”

1 / 9

© 流时残木 | Powered by LOFTER